<small id="eoccx"><div id="eoccx"></div></small>
  • <video id="eoccx"></video>
    <var id="eoccx"><p id="eoccx"></p></var>

  • <menu id="eoccx"></menu>

    <center id="eoccx"></center>
  • <cite id="eoccx"><kbd id="eoccx"></kbd></cite>

    1. 當前位置:品牌服裝網>>奢侈品 >>時裝 >>資訊

      從Schiaparelli到Poiret 老牌時裝屋為何難以復興

      編輯 : 喵膩 來源 : LADYMAX時尚頭條網     
         發布時間: 2019-05-05 07:04:00
      導讀:法國高級定制時裝品牌Schiaparelli正在增強商業化,試圖向成衣領域靠攏。據女裝日報消息,Schiaparelli上周宣布33歲的美國設計師Daniel Roseberry為新藝術總監,負責高級定制、成衣和配飾全部系列的設計工作。

        人們熱衷于討論老牌能否復興,但更重要的議題似乎是如何打動年輕消費者。

        法國高級定制時裝品牌Schiaparelli正在增強商業化,試圖向成衣領域靠攏。據女裝日報消息,Schiaparelli上周宣布33歲的美國設計師Daniel Roseberry為新藝術總監,負責高級定制、成衣和配飾全部系列的設計工作,接替剛離職的Bertrand Guyon。他也是該品牌自2013年以來的第三位創意負責人。

        不同于在Valentino等奢侈品牌任職過的Bertrand Guyon,出身于德克薩斯州的Daniel Roseberry畢業于紐約時裝學院,曾在Thom Browne任職11年,他于2008年成為該品牌男女裝的設計總監。

        Daniel Roseberry在新聞公告中強調,他將在Elsa Schiaparelli對超現實主義藝術的喜愛基礎上進行更現代化的創作,其在該品牌的初個2019秋季高級定制系列將于今年夏天發布。

        有分析認為,Schiaparelli此次的人事變動或許和品牌首席執行官Delphine Bellini押注成衣系列的轉型戰略有關,也進一步印證了一個行業趨勢,即任命年輕設計師負責老牌奢侈品牌和時裝屋的創意大權,從而為產品注入新鮮感。

        無獨有偶,Lanvin、Bottega Veneta也于去年先后更換了年輕創意總監,分別為31歲的法國設計師Bruno Sialelli和32歲的英國設計師Daniel Lee。

        此外,創立于1932年的巴黎時裝屋Nina Ricci也于去年八月宣布任命80后荷蘭設計師二人組Rushemy Botter和Lisi Herrebrugh為創意總監,其在巴黎發布的首秀大獲好評,被認為是老牌時裝屋復興的希望。

        Lanvin CEO Jean-Philippe Hecquet曾表示,青年是時尚產業的必需品,“了解時尚是一回事,但了解時尚,與時俱進又是另一回事!北M管選擇年輕設計師的風險在于他們或許無法立刻帶領品牌步入正軌,但他們的可塑性和應變能力可能會更強。

        ▌曾被CHANEL視為勁敵的Schiaparelli

        Schiaparelli由Elsa Schiaparelli于1927年創立,憑借超越時代本身的和大膽創新的設計,該品牌迅速引起當時的貴族階層關注。

        Elsa Schiaparelli還設計了全球初件帶胸罩的泳衣和裹身裙,是二十世紀離經叛道的設計師,被CHANEL創始人Gabrielle CHANEL視為勁敵。

        一戰期間,Elsa Schiaparelli被迫逃往紐約,并在那里結識了杜尚等藝術家,以及被后世認為是時尚攝影之父的Edward Steichen。

        1931年,Elsa Schiaparelli開始與不同的超現實主義藝術家合作制作高級女裝,例如與達利合作的龍蝦裙等,她還發明了印有立體圖案的硬縐紗、用媒體報導拼接成的印花和鞋子造型的帽子等創意,并于4年后在奢侈品聚集的巴黎芳登廣場開設了初個高級時裝店。

        1936年,她推出了名為“Shocking”的香水,瓶身為女性軀干的形狀,由超現實藝術家Leonor Fini以達利的畫作為靈感雕刻。

        從某種程度上說,正是由于Elsa Schiaparelli與一眾藝術家的跨界合作,才讓服飾晉升為更受文化界尊敬的高級時裝,令曾經僅被視作“裁縫”的設計師的社會地位大大提升。

        在二戰結束后,Elsa Schiaparelli和Gabrielle CHANEL一樣,希望利用時裝來減輕大眾對戰爭的恐懼,推出了新簡約主義“Cash and Carry”風格,但當時的巴黎時尚界早已變天。

        Christian Dior的“New Look”(新風貌)彼時以與戰前時尚迥然相異的風格而風頭正盛。1954年,Elsa Schiaparelli宣布關閉工作室,Gabrielle CHANEL則于同年重返時裝界。

        不過,Elsa Schiaparelli對高級定制服飾超凡的想象力依然有著甚遠影響!稌r代》周刊曾指出,Elsa Schiaparelli是經常被用“天才”二字形容的巴黎設計師,她的天才之處體現在對時代的理解上,更體現在對超現實主義的創意宣言上。

        2006年,沉默了近半個世紀的Schiaparelli被Tod's集團老板兼首席執行官Diego Della Valle收購,并通過2012年5月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舉辦的一場主題為“Prada與Schiaparelli:不可思議的對話”的活動引起消費者對這個歷史悠久的時裝品牌的關注與懷念,Diego Della Valle隨即邀請離開時尚圈多年的Christian Lacroix為Schiaparelli設計復興后的初個系列。

        2013年,Schiaparelli任命Marco Zanini為首位固定設計師,在短短兩季之后又邀請Bertrand Guyon為設計總監。

        在Bertrand Guyon的帶領下,Schiaparelli于2014年重新回到大眾眼中,被Celine Dion、Lady Gaga等明星穿著出席各大重要場合。

        Delphine Bellini透露,Schiaparelli在重返高定秀場后獲得了積極的市場反響,銷售一度錄得強勁增長。2017年,法國高級時裝公會宣布Schiaparelli為高級定制正式會員。

        2018年,由Bertrand Guyon負責的至后一個高定秀在Schiaparelli總部Garnier舉行,秀上Bertrand Guyon為響應歌劇主題而設計的豹子、兔耳和粉紅火烈鳥等面具造型成為話題熱點。

        由于法國時裝工會對于會員有著非?量痰囊,包括設有只為VIP消費者訂制服裝及配飾的服務,且在巴黎設有工作坊,每年兩次發布會,每次不少于35套衣服,必須純手工制作,每年都要做不少于45次針對消費者的服裝展示等,這無形中對重新啟程的Schiaparelli施加了不小的商業壓力。

        隨著全球奢侈品消費人群結構和習慣的變化,價格動輒幾十上百萬且耗時較長的高級定制行業份額愈發減小,Valentino等奢侈品牌逐漸選擇改變路線,通過與更貼近日常生活的街頭潮牌跨界來吸引更多年輕消費者的關注,導致競爭越來越激烈,目前仍以高級定制為主的Schiaparelli的盈利能力遭到嚴峻挑戰。

        受社交媒體時代消費者喜好快速更迭影響,Valentino首席執行官Stefano Sassi更坦承,Valentino正在考慮對高級定制進行改革。

        創意總監Pierpaolo Picciolo則表示,高級定制開始與互聯網和數字化通信更緊密地關聯起來。

        因此,Schiaparelli此次任命新創意總監并把發展重心放到更加有利可圖的成衣業務上,從某種程度來看屬于順勢而為。此前,Schiaparelli更大膽推出初個即看即買的成衣系列。

        Delphine Bellini早前透露,品牌還將通過開設快閃店等方式進一步提高成衣系列的知名度,并計劃于5月8日與巴黎歌劇院合作舉辦350周年慶典。

        但是有分析人士也對Schiaparelli的商業化轉型道路提出質疑。

        作為上世紀在時裝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高級定制品牌,Schiaparelli珍貴的品牌遺產無疑是其被人津津樂道的品牌故事和工藝,而商業化和成衣化可能對這部分遺產進行稀釋。

        這也是奢侈品行業一直被詬病的問題:奢侈品牌的商業化會在多大程度上破壞其時裝屋近百年的成長和發展?

        時裝記者Dana Thomas在《Deluxe: has luxury lost its lustrer》一書中提到,“除了極少數的例外,歐洲奢侈品牌們一邊販賣著其手工制作情懷,講述法國或意大利匠人的故事,同時將生產線外包給發展中國家,用簡化的設計和流水線去產生更豐厚的效益!

        的確,Christian Dior、Valentino和CHANEL這些老牌時裝屋都紛紛將原本在高級定制設計中的手法嘗試改寫成更具實穿性的作品,而他們的嘗試顯然是成功的。

        但是對于已經中斷半個世紀且不再被當今年輕人熟悉的Schiaparelli來說,在過去幾十年奢侈品成衣化的轉型中缺席后又該如何講述品牌故事?

        此外,Schiaparelli曾經是時裝與藝術跨界的先鋒,但是在這種方式成為如今的營銷標配后,Schiaparelli如何體現品牌的特別性也成為挑戰。

        ▌Poiret重啟遇阻

        Schiaparelli的掙扎并非孤例。去年12月,法國巴黎高級定制鼻祖Poiret宣布,華裔設計師殷亦晴離任該品牌的創意總監,這也意味著她僅短短發布了兩季,品牌的復興之路再次遇阻。

        Paul Poiret在時裝史上地位顯赫,不管是資歷還是開創性都要先于Gabrielle CHANEL。

        他于1903年建立了Paul Poiret品牌,其事業在一次世界大戰前達到了高峰,是法國當之無愧的“時尚國王”,他將婦女從束腰腹中解放出來,將東方主義的異國情調介紹給高級時裝界。

        另外,Paul Poiret有許多創新并震驚當時社會的設計,例如土耳其式的燈籠褲,還有著名的束縛了偏好大步走路的歐洲女性的蹣跚裙等。他也是初個在商業上引進香水線的設計師。

        1911年他還成立了自己的香水公司,比其競爭對手CHANEL推出香奈兒5號早了整整十年,他在有生之年里共推出了36款香水,并取得了成功。

        當時法國美妝集團Coty的創始人François Coty曾多次嘗試想要買下它。自此,香水與女裝捆綁的思路被流傳下來,香水和女裝一樣成了女性散發魅力的武器。

        但在1929年,當時社會受到股市崩盤和蕭條的打擊,Poiret的奢華和異國風情開始與時代精神不協調,顧客們轉向選擇Gabrielle CHANEL和Jean Patou等設計更現代的設計師,Paul Poiret被迫關閉他的時裝屋。

        因而從80年前起,該品牌沉睡至21世紀。

        Poiret在2015年被韓國新世界集團收購,2017年,新世界集團任命華裔設計師殷亦晴掌權設計部門,期望她為Poiret注入新的活力。

        她是自品牌創始人Paul Poiret本人之后,初個執掌該品牌的設計師,她將設計風格定位的更年輕,定價在200至3000歐元不等。

        此外,新世界集團還任命比利時時尚投資人Anne Chapelle為首席執行官,后者曾運作設計師品牌Haider Ackermann和Ann Demeulemeester,希望通過Anne Chapelle的零售網絡壯大Poiret品牌。

        然而Poiret似乎仍未呈現明顯的復興跡象,其近兩年的實踐也反映了老牌復興背后的復雜性,即使有實力雄厚的集團和經驗豐富的首席執行官背書,并且瞄準了年輕化道路,如何盤活一個品牌依舊是難題。

        有觀點認為,歷史沉淀是品牌重要的資產,但品牌也面臨著如何與當今的消費者建立聯系的挑戰。

        在時尚行業陷入一種無人可以控制的高速周期的當下,品牌需要維持自己獨特的DNA,也需要講述一個與當下消費者產生共鳴的“故事”。

        千禧一代對老牌時裝屋的歷史文化似乎不再敏感。據德勤2017年的一項調查發現,他們更傾向于有獨特性的品牌。

        Demna Gvasalia主導下的奢侈品牌Balenciaga大火證明,只要品牌能夠不間斷地講述與當下有所關聯的新鮮“故事”,就能持續抓住注意力。

        Poiret有著豐富的、為人津津樂道的檔案,但只有“翻新”時講述與當下相關的故事才能引起千禧一代的注意。

        在去正裝化和街頭潮流風格逐漸蔓延的當下,千禧一代不再對精致的剪裁、高級的面料、優雅又做工繁復的禮服感興趣,問題在于產品是否具有吸引力,在社交媒體上“誰更酷”。奢侈品牌都開始做起“潮流生意”。

        甚至連高級定制時裝屋Jean Paul Gaultier也嘗試讓高級定制走向街頭風格,于4月8日宣布與Supreme推出合作系列。

        另據《女裝日報》報道,雖然時裝是Poiret的重要部分,但新世界集團的長期關注點一直在Poiret著名的香水和化妝品品類上。

        以收購老牌時裝屋聞名的投資公司LuvanisSA首席執行官Arnaudde Lummen指出,未來Poiret或許會進行更多媒體投放以吸引消費者注意力發力香水部門,又或許會聘請明星設計師以擴大影響力。

        截至目前的半年時間內,Poiret仍未透露接替殷亦晴的人選。

        ▌老牌時裝屋如何與資本共處

        除了面臨如何講述“新故事”的挑戰,老牌時裝屋面臨的更實際的問題是,如何與資本共處,適應新的商業規則。

        通常來說,時裝品牌獲得投資的來源主要有兩種,一是被私募股權投資收購,另一種則是由奢侈時尚集團納入囊中。

        與私募股權投資機構合作,由于其尋求的是下一步買賣所產生的價值,品牌創始人會有一定的自由度,私募公司同時也會為品牌提供擴張所需的資金以及資源,但是其相對急功近利的投資思路很多時候與老牌時裝屋存在沖突。

        如果與多品牌奢侈時尚集團合作,好處是品牌能夠獲得由經驗到產業鏈全方位的戰略部署。品牌創始人與奢侈時尚集團家族的歷史淵源和交情往往能成為雙方合作的強大信任基礎。

        以西班牙香水美妝集團Puig旗下的老牌時裝屋Nina Ricci為例,Puig作為Nina Ricci香水的長期分銷商,與品牌建立了扎實合作關系。

        在此基礎上,1998年,Puig收購了Nina Ricci。而在Nina Ricci強大的香水銷售支持下,高級時裝業務的商業壓力在一定程度上得以緩解。

        不過,主張規;蜖I銷化運作的弊端也隨之顯現。聽命于集團戰略管理多少限制了品牌決策的獨立性,這樣的鉗制有時還會波及品牌更為核心的創意生產,而品牌背負的業績壓力也有可能使得設計部門趨于保守,減少設計上的突破。

        對于源于法國的時裝屋Poiret來說,韓國財團新世界的商業邏輯是否適用以及集團管理層和設計團隊能否理解品牌的淵源并再一次將其發揚是令人存疑的,更重要的是,對于“利潤至上”的大財團來說,能給予設計師的耐心又太少,從殷亦晴的匆匆出局便可見一斑。

        對Schiaparelli而言,雖然母公司Tod’s集團曾經依靠創意總監Bruno Frisoni和標志性的“方扣鞋”讓這個創立于1937年的傳奇鞋履品牌重新大放異彩。

        國內外KOL的“帶貨”更是讓方扣鞋快速席卷中國的社交網絡,通過社交媒體和審美形式的革新,Roger Vivier更多地建立了與當下的聯系。

        這也讓Roger Vivier從2015年第四季度起連續8個季度近乎雙位數的增長,并且增速跑贏集團所有品牌。

        但僅靠經典款已經不能滿足年輕一代消費者對新鮮感的追求,據集團2018年財報顯示,Roger Vivier業績急轉直下,去年全年銷售額跌幅較前三季度擴大至3.2%錄得1.73億歐元,意味著該品牌已連續四個季度收入下滑。

        Tod’s集團首席執行官Diego Della Valle 2012年重新推出Schiaparelli時曾表示,“每個人都談到質量,工藝和手工制作的規則。

        這長期以來一直是我們的DNA,但現在我希望能夠從中成長,一個想法就是讓我們用一種非,F代化的方式來解釋我們的產品!

        然而即便認識到與當下文化接軌并利用社交媒體對一個老品牌的重要性,以奢侈鞋履起家的Tod’s能否從生產到分銷為Schiaparelli的成衣系列架構起完善的產業鏈,掌握消費者洞察數據,并通過社交媒體與年輕一代建立聯系則是未知數。

        由傳奇設計師Jeanne Lanvin創立于1889年的Lanvin是很大程度體現了資本“雙刃劍”作用的品牌。

        80年代末90年代初,巴黎時裝界一度面臨著重新洗牌的大轉變,高級女裝日漸勢衰,Lanvin遭遇了史上初次尷尬窘境。

        1989年,Jeanne Lanvin S.A公司被Orcofi和L’Oreal集團合資收購。1993年,Lanvin停止高級定制的生產,向男女裝成衣轉型,幾年后,被瑞士食品集團雀巢旗下的Gesparal公司收購53.7%股權。

        2001年9月,臺灣女商人王效蘭看好該品牌在亞洲的發展潛力,收購了該公司大部分股權,至此幾經易手的Lanvin終于獲得了較為穩定的資本支持。

        在設計師Alber Elbaz加盟后,改革重組后的Lanvin大放異彩,銷售額整整翻了十倍。2004年秋冬,Lanvin 高級成衣銷售業績大漲16%。

        但也正是由于持有品牌75%股份的王效蘭遲遲不愿放手,并且她與Alber Elbaz在經營問題上無法達成一致,業績的持續低迷和公司內斗讓Lanvin的估值大幅縮水。

        在長達兩年的動蕩期后,去年2月,復星國際及其子公司正式將Lanvin收入囊中。

        交易完成后,復星國際成為Lanvin控股股東,王效蘭和另一股東Ralph Bartel保留少數股權。有消息指復星國際承諾將為品牌提供1億歐元(約合7.8億人民幣)的資金。

        緊接著,Lanvin對高層進行洗牌,先是復星時尚集團董事會主席程云接替臺灣出版業巨頭王效蘭出任該品牌總裁一職,隨后王效蘭親自任命的創意總監Olivier Lapidus和CEO Nicolas Druz雙雙出局。

        去年8月,Lanvin正式任命Jean-Philippe Hecquet為CEO。

        在2015年與天才設計師Alber Elbaz分道揚鑣后,Lanvin創意總監的大權幾經波折,至終于今年二月由年僅31歲的Loewe原男裝設計師Bruno Sialelli接棒。

        復星對時尚事業有著明確的野心與布局。為更好地經營旗下的時尚品牌,復星時尚集團成立了復星時尚品牌管理公司Fosun Fashion Brand Management,將為致力于在大中華市場拓展業務的品牌提供服務。

        目前復星國際在時尚板塊形成品牌矩陣,既有面向高端消費者的奢侈品牌Lanvin、內衣品牌Wolford,也有面向年輕群體的St. John、Caruso和Tom Tailor等服飾品牌。

        對于重新出發的Lanvin來說,品牌已經將商業化的考慮置于重要位置,它承載著極高的商業愿景,而不僅僅是老牌時裝屋的復興情懷。

        比起押注創意總監的創意天賦與影響力,Lanvin切實感受到在快速變幻的市場中夯實商業能力的重要性,品牌開始將關注焦點放在品牌各個環節的配合上,而后者正是Alber Elbaz時代Lanvin無法走出泥潭的原因。

        畢竟,復興品牌不僅是創意一方面的更新,還是品牌經營方式的更新,包括產品和渠道策略以及商業智慧等。

        Jean-Philippe Hecquet透露,品牌將把注意力轉向關鍵類別,包括即將任命兩位重量級人才主管手袋和鞋履設計,并重新思考產品線策略。

        同時,Lanvin正在有計劃地進行實體店改造,包括巴黎旗艦店和洛杉磯店鋪的改造計劃。品牌還在考慮在倫敦,紐約和米蘭,以及亞洲進行積極擴張,包括在上海,北京和香港開設三家新店。

        上海店鋪計劃于今年年底開業,屆時品牌將在上海復星當代藝術基金會舉辦品牌主題展覽。香港K11的男女裝店則將于10月19日開幕。

        消費者跟隨慣性,商人卻永遠看前景,伴隨時尚行業節奏的加速,以及各奢侈品牌的重組洗牌,消費者的耐心也越來越有限。

        老牌時裝屋重要的首先是快速高效地令商業體系運作起來,為故事的連續性提供支撐。一旦跨過了這一關,歷史沉淀的老牌時裝屋實際上潛力無窮。

        正如Tod's集團CEO Diego Della Valle所說,“對于老牌時裝屋來說,過去正在成為未來!盋HANEL日前在上海西岸藝術中心舉辦了“走進香奈兒”展覽,圍繞著香奈兒5號、珠寶、高級時裝等多個維度向公眾呈現品牌故事。

        對于CHANEL而言,它能夠持續不斷地從經典故事中汲取能量,展開現代化的敘述,是其長期以來的成功秘訣。曾經與CHANEL站在同一起跑線的老牌時裝屋,也必須學會與當下對話。

        >>進入夏帕瑞麗品牌中心

      更多為您推薦更多大片

      • 艾莉·薩博

        一向都是以奢華高貴、優雅迷人的晚禮服而著稱的ELIE SA...[詳情]

      • 亞歷山大·麥昆

        來自倫敦時裝設計師同名時尚品牌Alexander McQu...[詳情]

      • 瑪尼

        在MARNI 2019秋冬女裝秀場上,你要注意在這個密閉空...[詳情]

      • 思加圖

        無畏年齡變化,無懼身份標簽,每一位女性都天生閃耀。意大利時...[詳情]

      • 迪奧

        DIOR迪奧LADY DIOR手袋不僅是品牌無盡靈感的來源...[詳情]

      • 瑪尼

        MARNI 2019春夏女裝系列多樣色調激發活力,以色彩的...[詳情]

      • 芙拉

        人氣男模Lucky Blue Smith,攜FURLA G...[詳情]

      • 紀梵希

        別處的生活、新鮮的空氣,都市生活中,這種不經意的白日夢是一...[詳情]

      • 看步

        科技與復古主義相互結合,看似矛盾元素的背后,是設計師賦予鞋...[詳情]

      品牌服裝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本網原創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未經本網書面允許禁止轉載;

      ②轉載其他媒體稿件只為傳播更多信息,本網不承擔稿件侵權行為與連帶責任。

      ③文章中的內容或圖片如有不良/侵權信息,請立即聯系我們。

      電話: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二維碼
      统一彩票